Rol乄太抖

Reason Of Living

大家好我是柠檬宝宝
切自己真的蛮疼
有时会痛的我流出酸酸的眼泪
可我还是停不下来
忍不住伤害自己
因为
我真的很好吃啊

唉 想劝劝身边无限自残的同学
虽然我也干过那种傻事……

给爸妈的花
给母亲的是温柔的百合康乃馨雏菊
给父亲的是炽烈的蔷薇

感恩天下父母

学校天文台是一个极美的地方

P3是教学楼
P4P5是一个长廊 但这个视角像天井
P6P7是操场
P9是天文望远镜冒充的伪天坛

晚餐【山花】/【魏白】校园paro小甜饼

*ooc算我的

*接上次迎来小短篇的最终章呱唧呱唧~

 

四、

现在白敬亭伏在魏大勋发背上,双手紧紧环绕着他的脖颈,鼻尖嗅着他的发香,嘴唇贴在他的耳梢,喃喃道:

“你要背我到哪?”

“你是不是忘了要请我一顿烧烤?”

白敬亭刚燃起爱情的小火苗就被掐灭了。他耐着性子循循善诱:“天这么黑了,不回家么?”

“回什么家呀!回家去和你的五三温存么?”

白敬亭叹了口气,心中的小火苗不仅灭了而且灰飞烟灭了。大勋花真是你给他一点阳光他就灿烂,闪瞎别人的三观。“行吧行吧,请你吃,你看着路边的店啊······到了放我下来。”

 

白敬亭要收回之前的话了,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一天中最幸福的时刻不是晚餐,而是被某人背着去晚餐的路上。路上他们彼此沉默了好一阵,白敬亭看着城市里的人,巷道里的猫,公园里的草,大桥下的江······他从来没想到他们生活的地方可以美得这么惬意,这么让人喜欢,只因为一个人的默默陪伴。万物皆虚,在那个人的光辉里,一切都柔和了,散发着爱意,令人昏昏欲睡。

走了很久,白敬亭的唇抵着魏大勋背正中的脊梁骨,含糊不清地问:

“到了没啊······你要背我到哪儿啊?”

不知是不是刚睡醒,魏大勋的声音仿佛就着星光,如梦如幻,他说:

 

 

“到老。”

---------------------------

终于完结第一次发文很姓胡······

本来应该小白带大勋找个酒店开个车什么的,然鹅,我们纯情的高中生设定怎么会这样呢-v-

说不定吃完烧烤就开车了呢。:x

关于第二章里书包···书包魏大勋一人提俩外加一小白呗(我怕被打)不要在意!

写手稿时用“白JT”和“魏DX”代替,结果字迹太潦草同学看了说:“这是白丁丁和魏口X的爱情吗······”

神TM白丁丁魏口X······我觉得我以后可以新开个tag了w

说了这么多最后感谢您的阅读!

 

 


晚餐【山花】/【魏白】校园paro小甜饼

*ooc算我的

*接上次,二三章一起发了

*高中生水准勿喷

------------------------------

二、

       罚站2.0。

       夕阳已快从走廊里褪去,饭香都要消失殆尽了,两人望着鬼鬼回家的背影,羡慕得说不出话来。

       “我说你们啊······早恋就早恋,早恋没什么不行的,可两个男生谈什么恋爱啊?”何老师坐在撒主任桌前,以沉默表示赞同。

       白敬亭用比上次更低的声音说:“老师,魏大勋说的您也信。”

       魏大勋慌里慌张怼了一把白敬亭:“你别瞎说。”又拉起他的手,义正言辞地转向二老:“撒主任,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成全我们吧!”

       何老师防不及喷了一地咖啡,这次就没能再及时制止撒主任出手。眼看撒主任又要一巴掌甩过去,魏大勋突然上前一步,伸出左手,“啪”地清脆一响,和撒主任竟然,在半空,击了个掌。

       “那······就当老师同意了。”魏大勋左手还和白敬亭十指相扣。

       白敬亭两眼直愣愣地瞪着魏大勋僵硬的笑容,挣脱不开手,只能倾斜上半身和他保持距离。傻了傻了······这人一定也饿傻了。

       就在撒主任转身找打狗棒的空当,魏大勋已拽着白敬亭一溜烟逃出了办公室,绰起书包,逃到了街上。白敬亭感觉这一切无比荒诞,却又真实得可怕。魏大勋拉着他的手迎着最后一缕阳光奔跑时,他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因为从来没有过,害他苦思冥想忘记了一切,连饥饿都忘记了。

 

三、

       他们跑啊跑啊,终于累了,也就停了下来。

逃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里是他们两个人的世界。

       “魏······大勋······你想累死我么?”白敬亭用手拄着膝盖,半死不活地吐了口气。

       “哎呦我求求您,别喘了,再喘我可受不了!”魏大勋对上白敬亭带有杀意的眼神,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嗔怪起来,“吃那么多白吃了,长得还不和我一样高,这点路都跑不动。”

       白敬亭死死盯着他,愣是一句话没回,气氛一下子严肃下来,就像天边的光迅速沉入暗暮。

       “你刚刚生气了?”魏大勋试探性地问。

       白敬亭别过头,虽然他很想问魏大勋,之前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可是又很害怕得到他不喜欢的答案。

       他不想要他不喜欢的回答从喜欢的人嘴里说出来。

       “从哪学的?”白敬亭冷不丁冒出一句,现在他怂得连自己都惊讶。

       “啊?”偏偏魏大勋长了一颗植物脑子,听不懂白敬亭指的是自己骗老师的套路。他俯下身,和白敬亭一起弯着腰,前额差点碰上,让白敬亭以为蹭过了彼此的碎发,“你说啥?我说你咋不动了呢?”说完又伸出那只魔爪拽拽白敬亭。

       白敬亭一把打掉他的爪爪:“你不是嫌弃我吗?那就别碰我啊!还有,本人吃的太多,一步都走不动啦!”

       面对白敬亭无名的火气,魏大勋也只是迟疑了一下,不过就一下,他忽然蹲下,就像刚刚在学校里一样突兀:“那,你上来。我背你走。”

       白敬亭没有勇气再问第二遍的问题已经得到了一个让他不能再喜欢的答案。

      好意外,但却好满足······

(未完)

--------------------------------------

其实全文都是为了击掌梗服务,这个梗我也就能笑一年

其实小白的内心是:是你大勋花飘了还是我敬亭山提不动刀了。

 


晚餐【山花】/【魏白】

*校园paro小甜饼

*ooc算我的

*一个晚自习写的,所以有些描写仓促见谅W

------------------------------

晚餐

一、

       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讲,一天最值得期待的时候就是饭点。自打被何老师笑眯眯地领到办公室后,白敬亭就有种不祥的预感。此时已过六点,教学楼里人走得差不多了,校外各种小吃的飘香不辞辛苦飘上四楼的走廊,遂扎进高三组办公室,把诱人的味道送到白敬亭鼻里。

       白敬亭今年17了,183的身高正是长个子的好时段,此刻莫不是对食不果腹的他最残忍的惩罚。白敬亭看着面前埋头于教案间头也不抬的撒年级主任,气不打一处来,却只能忍气吞声。漫长的等待中,白敬亭放飞眼神,偷瞄了一眼站在身旁的鬼鬼。鬼鬼耷拉着脑袋蹙着眉,两眼巴巴撅着小嘴,好像随时都能哭出来,任谁看了都会心疼几分,偏偏白敬亭内心没有一丝波澜。他又直勾勾地盯着撒主任背后的隔离玻璃窗——因为那上面能反射出门口一个晃来晃去的人影,显然和他一样焦灼烦躁。魏大勋,够义气,待会儿请你吃烤肉!

       “急了?”撒主任终于抬起他那千斤重的宝贵头颅。白敬亭嘴角扯出一丝好不礼貌的微笑:“有人等我呢。”

       “哦?鬼鬼这不在你旁边呢么?”撒主任扶了一下黑框眼镜,“急什么,你们何老师不也没走呢。”何老师端着咖啡杯向撒主任回了一个飞眼,白敬亭觉得看出暧昧一定是他饿傻了。

       “马上高考了,现在搞什么早恋?现在是你谈恋爱的时候吗?什么年纪该做什么年纪的事!小小年纪不学好,谈什么恋爱!你们这样有结果吗?现在的小孩啊······”撒主任每训一句,就忍不住敲一下桌子,最后叹口气,把犀利的目光戳到鬼鬼身上。

      “不是,没有啊老师,”白敬亭的声音微乎其微,“您从哪听说的。”

      “ 不是我听说的!我亲眼目睹的。一分钟前,你偷看鬼鬼了吧?别以为什么都能瞒过老师,我脑壳长眼睛了你信不?”说完还用劲指一下自己的头盖骨,因为力道过猛,显得很夸张。

      “不是,怎么看一下就成谈恋爱了?那何老师刚刚还一直盯着您呢!‘’何炅闻言赶紧回头抿一口咖啡:“我那是看撒主任怎么教育你们这帮兔崽子。”撒主任满意地点点头:“总之,不许你们再交往了,要是再让我逮到,请家长!记住了没?!”

      “嗨!我当多大事儿呢!”白敬亭喜笑颜开,“那老师,我可以走了么?”

       撒主任看着丝毫不上心的学生,差点没忍住一个巴掌掴过去,还好何老师不知何时移到了桌旁,摁住了他。

      “记住就滚!”

       白敬亭甩开大长腿就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

      “大勋,我来啦!你等急了没?哥今天请你吃烧烤!”全然无视身后灰溜溜像小尾巴一样的落魄鬼鬼。

       是不是有哪不对劲?望着学生的背影,二位老师面面相觑。

       白敬亭还没走远,他们就听见魏大勋特大嗓门的安慰:“没事!反正我知道你又不喜欢鬼鬼。”

       两位老师同时竖起耳朵:

       “你最喜欢我了嘛!”

(未完)

-------------------------------------------

其实早写完了但无奈打字很慢请大家耐心等候!

同学说标题为什么不叫烧烤。。。

大家中秋节也要甜甜甜~


我爱大头娃娃小短腿!

「就是魔女 也有感伤的时候」
摸一个少女的凯佬 ooc 算我的
(人体废:/)

是甜甜甜鬼超红!

(居然有人鸟我我很幸福!)

第一次发 奉献给双北初心 要是有朋友喜欢就考虑上色……的吧 (果然线稿都很渣的人没资格立福莱格)

何香水和撒微笑好适合二次形象啊啊啊